优学留学

免费留学查询网站!

澳洲留学打工度假经历

两位姑娘的澳洲打工度假经历
  工作和旅行,总有个要在心上
  “每天7点多起床,走20分钟到火车站,然后搭40分钟火车,再走20分钟到达位于Parramatta(悉尼市分中心)的公司,接着签到、取卡、拿资料,再坐火车去指定的区域推销手机卡。虽然工作挺辛苦,但可以学到不少东西,而且薪水要比在餐馆工作多出近一倍。”
  和两个月前刚到澳大利亚的那阵子相比,85后姑娘鱼鱼的心境判若两人。那时花了两周也没找到工作的她不住吐槽着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后续体系的不完善;而如今,什么3000美元的月薪,悉尼市中心月租达900美元的单间,听起来都叫人心里痒痒。
  作为国内第一批申请到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的先行者,鱼鱼放弃了在旅行社做设计的白领职位,转而于今年五月份来到澳大利亚,憧憬起边打工边存钱旅行的异国生活。
  然而现实的打击来势之快,让她猝不及防。“打工度假签证规定每份工作时长不能超过6个月,所以很少有正规企业愿意提供机会。以澳大利亚的消费水平,你很难凭在餐厅打工的收入支撑生活,更别提什么旅行了。”这样的心理落差,成为了鱼鱼最初对这项签证抱以消极态度的原因,在当时的她看来,这样的签证更适合刚毕业的学生,而非像自己这般,已经有多年工作经验的旅行爱好者。
  度过那段最灰暗的日子,鱼鱼逐渐摸清了在澳大利亚工作和生活的头绪,运气不错的她很快有了两份较为“体面”的工作:一份是销售电话卡跟套餐;另一份来自一家点评网站,负责邀请不同的商户入驻平台。这两份工作收入相加,减掉食宿、交通等开支,每月还有盈余可作为旅行基金。
  现在,鱼鱼的困扰是没有假期:“目前我只剩下西澳没有去过了。有假期的话,尖峰石阵、粉红湖是肯定要去的,时间多就搭车深度游玩,时间短就挑攻略上推荐的逛逛。”
  像鱼鱼一样,先工作再计划旅行的人不少,然而也有不差钱儿,直接“透支”旅行的人存在。今年4月,北京读研的24岁姑娘Allison带着对打工度假的新鲜感来到澳大利亚。第一次来澳大利亚的她才工作一个月,便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专职旅行”上。
  6月21日,Allison开启了澳洲之旅。凯恩斯是她离开悉尼后的首站,这里被热带雨林环绕,拥有延绵两千多公里的活体珊瑚礁群景观、迷人的海岸线和宝石般的岛屿。穿越丹特里海岸和苦难角时,她兴奋地记录:“这里是两大世界遗产——热带雨林与大堡礁的交接点。18世纪英国航海家库克船长在驶过这个海角时触礁两次,为其取名‘苦难角’。”
  前几天在凯恩斯周边,她也尝到了露营旅行充满不确定的悲喜交集——“三晚露营在寒冷雨夜与摆摊失败的惨痛打击下缩减到两晚,不过意外改线的火山口与帕罗尼拉公园却给了我们一晚完美露营……”那天晚上,Allison和小伙伴们就在古老城堡的脚下,数着灯光直到入眠。Allison的旅途还在继续,接下去她计划一边换宿——在当地人家帮做杂事,换取免费食物与住宿,一边向达尔文进发,直至完成一趟环澳之旅。
  表面上,两位姑娘在澳洲生活的侧重点并不相同;但就她们自身而言,这一张打工度假签证仿佛换取的是生活状态上的一种“清零”,她们得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重新出发,寻找着自我的价值所在。

官方微信公众号